中国画门类中,历代书画家喜欢在扇面上绘画或书写以抒情达意,或为他人收藏或赠友人以诗留念。存字和画的扇子,保持原样的叫成扇,为便于收藏而装裱成册页的习称扇面。扇面画是中国历史悠久的传统艺术品。在宋、元时代,团扇画广为流行。尤其是在宋代,随着绘画艺术的蓬勃发展,特别是山水画、花鸟画在唐末、五代基础上得到空前的提高。文人与绘画的关系越来越密切,形成了文人画创作高潮。加上皇帝对扇面艺术的重视,书画扇面相应得到飞速发展,臻于顶峰。《书继》中载:“政和间,徽宗每有画扇,则六宫诸邸竞皆临仿一样,或至数百本。”两宋盛极一时的画扇,创作了大批不朽之作,流传至今为我们饱览了两宋绘画的高尚艺术。小至花鸟画中的野草闲花,昆虫禽鱼,都运以精心,出以妙笔。画家在命笔之时须考虑在特定空间范围中安排画面,精思巧构,展示技法。匠心独具,笔随意转,化有限为无限,创造出富有魅力的形象和意境。

 

  扇面作为绘画的一种形式被继承、发扬、光大。实已脱离了纨扇的实用性,塑造了艺术化的纨扇面形状的绘画作品,被历代皇室显要,达官贵人,文人雅士作为精品珍藏。

 

《浴婴图》

绢本 | 设色 | 35 cm x 35 cm

美国弗利尔美术馆藏

 

  此图展示了古人日常生活中最为常见的场景;为婴儿洗澡。画面设色淡雅明快,气氛温馨和谐,妇人的神情慈祥、婴儿的天真无邪,无不充满了浓郁的人情和现实意义。图外有"周文矩"款字,系后添。

 

《蕉荫击球图》

绢本 | 设色 | 25 cm x 24 cm

北京故宫博物院

 

  此图绘南宋贵族庭院里的婴戏小景。庭院内奇巧的湖石突兀而立,其后隐现茂盛的芭蕉数丛。石前的少妇正与身旁的女子专注地观看二童子玩槌球游戏。一童手持木拍正欲坐地击球,另一童子则向他急急地喊话。图中四人的目光同时落于童子所欲击打的小小球体上。

  构思巧妙,情节生动,显示出作者善于观察人物并且捕捉生活细节的能力。此幅在构图上巧妙地将玲珑剔透的湖石正立于画心中部,以其自身的完整性起到了镇住画面的作用,聚拢了交叠张扬的芭蕉叶及分散的人物,避免了画面因景物繁杂而出现轻浮感。

  此外,湖石拉开了前景人物与背景芭蕉间的距离,增强了画面的纵向层次感。在笔法上,作者注重物象间的对比互衬关系。人物与芭蕉为中锋运笔,线条工整细匀,如行云流水;着色渲染浓淡相宜,清新明洁的色调有助于表达轻松活泼的主题。

 

《猿猴摘果图》

绢本 | 设色 | 25 cm x 25 cm

北京故宫博物院

 

  图绘深山野林中,三只猿猴攀援栖止于树枝上。其中两猿正品果嬉戏,另一猿右臂抓树,左臂摘取红果,形象生动可爱。作者运用极为工细的笔法,描绘猿猴茸茸的细毛、灵巧的动态以及老树的虬枝和枯叶,显示出深厚功力。图中坡石用小斧劈皴,枝叶用双钩填色,笔法精工巧丽。

  猿猴和景物都集中在画的右半边,为典型的南宋画构图方式。猿猴神情毕肖,尤其是茸毛的绘制极为细致严谨。树叶用勾勒填色法,色彩并未完全填满,显得自然随意。黑白色对比使画面更具动感,红色的小果实在整幅画面中十分醒目。

 

吴炳《出水芙蓉图》

绢本 | 设色 | 23 cm x 25 cm

北京故宫博物院

 

  传为北京故宫博物院收录最早的荷花绘画。一画虽小,却十分精致生动。一朵盛开的粉红色荷花占据整个画面,在碧绿的荷叶映衬下抢眼而夺目,布局、设色端庄大气,将荷花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”的君子气质表现得十分完美。全图笔法精工,设色艳丽,不见墨笔勾痕,是南宋院体画中的精品。

  莲瓣的描绘技法类似后世的“没骨”法,不见勾勒之迹,渲染出花瓣既轻盈又腴润的质感。画家的写实功力极为扎实,每片莲瓣的形状、角度、色泽和光感都安排得无懈可击。浅粉色的花瓣、嫩红花蕊似乎还带有拂晓时分的露珠,这正是花苞初发的最佳时刻。粉红色的莲花在碧绿的荷叶映衬下显得格外的清妍艳丽。瓣上红丝、蕊端腻粉,也一一仔细料理,微妙之处,使人叹为神工!

 

徐熙《豆花蜻蜓图》

绢本 | 设色 | 27 cm x 23 cm

北京故宫博物院

 

  此图画面为长圆扇形,绘豆花上栖息一只黄褐色蜻蜓,枝叶微向下垂。整幅作品结构自然,疏密得体,色彩丰富,工写结合。其中蜻蜓的描绘神妙入微。画家不仅再现了蜻蜓的形态,甚至连透明的翅膀及纹络都表现了出来。而豆花则以简笔写出,野趣天然。此图旧传为徐熙所作。

 

《从菊图》

绢本 | 设色 | 24 cm x 25 cm

北京故宫博物院

 

  图绘秋菊一丛,红白相间,繁枝茂叶,生机勃发,不见肃杀秋意。

  花瓣用中锋细笔勾描,再以朱红或白粉晕染;花蕊用细笔点出;茂密的叶片或用赭石、或略入汁绿、或稍加藤黄染出,以示老嫩不同的色彩。

  花之欲开、盛开、将残,叶之翻卷及明暗向背,刻画得恰到好处。画风工致细腻,构图丰满,繁而不乱,密而不窒,设色艳而不俗,为南宋写生画佳作。

 

李嵩《市担婴戏图》

册页 | 绢本 | 浅设色 | 25 cm x 27 cm

台北故宫博物院

 

  南宋时,画院曾流行描绘农村生活的情态,个中翘楚,首推李嵩。

  在这幅「市担婴戏」里,我们可以亲眼目赌这位老画师画技的不凡。只消看看货郎担上、身上所披挂的各式膏药、杂货与童玩(据画上提示有「五百件」),就已足够令人眼花缭乱,技艺的超群也就不言而喻了。除此之外,画中在描绘货郎为生计辛勤奔波、村妇为家计费心盘量的同时,画家能匠心地摹绘孩童的无邪天真,更在在显示刻划手法的独到与细腻。

  李嵩出身民间工匠,对农村生活的观察,体会尤深。在这幅「市担婴戏」图中,他以精准、顿挫有致的笔法,既呈现出市井小民的情态,也展现乡野浓厚的生命气息,可说是一件杰出、令人动容的小品!

 

《红蓼水禽图》

绢本 | 设色 | 25 cm x 26 cm

北京故宫博物院

 

  图绘水边一枝红蓼,小花盛开。水鸟发现波中青虾,悄然飞落红蓼枝头,引喙而啄。红蓼被水鸟的体重与蹬力压弯,梢头、叶尖浸入水中。而青虾在水中灵活地悠游,对面临的危险浑然不觉。自然界中这惊险的一霎被巧妙地摄入绢素,极为生动传神。

  水禽和红蓼设色鲜丽,工笔细写。小鸟纤细的毛羽清晰可数,连蓼花粟米大的花冠也用紫红、粉白晕染得一丝不苟,层次分明。而水中的青虾和荇藻则采用模糊的手法表现,唯以淡墨绿一色染成,类似写意画法。因而虽不画水,却水旱两界分明。

《青枫巨蝶图》

绢本 | 设色 | 23 cm x 24 cm

北京故宫博物院

 

  图左下方伸出嫩绿色枫树一株,枝叶婆娑。一只赭黄色巨蝶从右上侧凌空飞临,与枫叶构成平衡的对角关系。更有鲜红色瓢虫伏于枫叶之上,十分俏皮。画风高度写实,细致入微。

  画法的特点一是细线勾勒,笔若游丝,使蝶与枝、叶的形态皆极为轻倩灵秀;二是设色淡雅明快,红、绿、黄对比鲜明,给人以清新出尘之感,不落浓艳俗套。

 

《长桥卧波图》

绢本 | 设色 | 23 cm x 26 cm

北京故宫博物院

 

  图中高架平湖的木桥刻画精微,与波澜不兴的水纹相映成趣。画面大片的空白使得作品兼具坚实与空灵之美,虚实相生的艺术效果给观者以“无画处皆成妙境”的想象空间。

绘朱红长桥一座,横卧江面,两岸房舍成群,古塔高耸,树影婆娑。河面水波涟漪,舟船点点,以破长桥的呆板形体。远方云雾中露出银装素裹的山峰,分外妖娆。全图用笔精工,设色艳美,构图空阔浩渺,意境深远,是南宋早期画院高说所作。

《秋树鸜鹆图》

绢本 | 设色 | 25 cm x 26 cm

北京故宫博物院

 

  图绘秋日里一只鸜鹆栖于桐树之上,利爪紧握枝干,扭颈侧目似在谛听。鸜鹆目光锐利,体态丰满,尾翼整洁,羽毛黑亮,而树叶则满布虫蚀,拘挛蜷曲,颜色枯黄。构图奇崛突兀,迥异常品。鸟为纯黑一色,故全身皆用墨染,然不同部位之毛羽的质感、层次均表现无遗,何止“墨分五色”而已!古人墨法之妙于此见之。蚀朽的树叶在画家高超的技法下“化腐朽为神奇”,勾描晕染,层次丰富。中国工笔画常写病叶,原因在此。而此图之叶堪称极致。

  此图原载《纨扇画册》。图画一鸜鹆栖止于枯树上,回首注视远方。鸟的造型准确,形象生动。羽毛不用细笔勾,而用浓墨染,体状物态,极为美妙,为宋代写生花鸟画杰作。

《晚荷郭索图》

绢本 | 设色 | 23 cm x 24 cm

北京故宫博物院

 

  图中一只硕大的河蟹张牙舞爪踞于残荷之上,肥重的身躯竟将荷梗压断。衬以苍老的莲蓬、枯黄的荷叶、稀疏的芦荻,更增添了萧瑟冷寂的气氛。荷叶和莲蓬用粗笔勾描,蟹用细笔写之,笔法粗犷写实,设色鲜艳浓重。

 

马麟《秉烛夜游图》

册页 | 绢本 | 设色 | 24 cm x 25 cm

台北故宫博物院

 

  此图取材自苏东坡海棠诗:[东风袅袅泛崇光,香雾霏霏月转廊,只恐夜深花睡去,更烧高烛照红妆。]绘夜色掩映的深堂廊庑,茫茫夜色中庭院烛光高照,映照园中海棠盛开。一士人据太师椅当门而坐,品味幽静月夜良辰美景。马麟对自然观察敏锐,写生功夫颇深,抒情小景工致细腻,表现宫廷园苑亭廊建筑和园林布局,作品有院体画工整细致的特点,极富有情致。

  这幅作品幽雅而又富诗情。高突的短亭与低回的长廊,呈现了宋人园林建筑的典雅;庭园里辽绕的香雾,若隐若现的海棠,既破除了建筑的沉厚单调,也引人萌生置身仙境的遐想。

  画家马麟,对於人物、花鸟、山水情态,有著敏锐的观察与刻划的能力,是南宋了不起的宫廷画家。这幅《秉烛夜游图》上有其名款,堪称是他的存世名作了。

李安忠《晴春蝶戏图》

绢本 | 设色 | 23 cm x 25 cm

北京故宫博物院

 

  图中绘体态雍容华丽的凤蝶、娇小素净的粉蝶等蛱蝶15只和胡蜂1只,或平展双翼,或振翅飞舞,在明媚的春光下宛若俏丽的花团漫天绽放,形象生动地体现出“蝶戏”的创作主题。在蜂、蝶的塑造上,勾勒与渲染浑然一体,先以极细而淡的线条勾勒轮廓,然后再“随类赋彩”,或以粉白、土黄多层积色,或在墨线中填重彩,晕染工细而色泽丰富,展现出蛱蝶翅翼的绚烂之美。

 

(文章源自互联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武汉佳越美术培训学校
咨询QQ:303582723
咨询QQ:332323175
咨询电话:027-82886863
咨询电话:13807136863
微信号:jiayuearts
电子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新浪微博:@佳越美术

 

地址:武汉市江岸区解放大道1757-1号劳动街葡京花园内